当前位置:正文

全球观察|泰国八年来首次大选,标志军政府时代的终结?

admin | 2019-04-13 15:00 浏览数:

  3月24日的泰国大选,被不少人视作拯救泰国政治的希望。时隔八年,尤其是在军方政变推翻前任政府五年之后,泰国举行了首次大选。这次大选也是新国王继位后的首次选举,在此之前,泰国军政府已经连续六次推迟了大选议程。但是,这场备受瞩目的大选,真的能够缓解泰国社会日益分裂的局势吗?

  为什么泰国能够成为“军事政变”这种古老的政权交替方式的最后堡垒?德国哥廷根大学的比较政治学博士后Eugénie Mérieau,在《大西洋(600558)月刊》的网站上撰文解释了背后的原因。首先,数据显示政变的可能性与政变的历史发生次数相关,自1932年以来,泰国平均每七年经历一次政变,这形成了路径依赖;对于泰国将军来说,政变是一种低风险的尝试,因为政变发动者的大赦条款被写入了泰国宪法内,至今还没有任何泰国的政变领导人受到过起诉。

  2014年政变成功后,曼谷街头的泰国士兵。

  对于泰国而言,国王的地位超越于政治,政变的矛头只会指向民选政府的总理,而不像约旦、摩洛哥等国的政变会针对国王。因此,能否得到国王的支持,成为了政变是否成功的关键。虽说王室中立于政治,但在实际运作中,王室对于政治的影响不可估量,这也是泰国政治吊诡之处。泰国大选最终走向如何,究竟是军人政府时代的终结,还是历史的周期性循环,以及“红衫军”和“黄衫军”所代表的社会分裂能否缓解,泰国国王拉玛十世的态度至关重要。

  根据她提名后的一份党内申明,乌汶叻公主在走遍泰国后感受到泰国人民遭受的疾苦,这燃起了她从政的兴趣。乌汶叻公主领导多个禁毒活动,还主持了一个电视谈话节目,鼓励泰国青年远离毒品。乌汶叻公主也是一个社交媒体达人,她在2017年演唱的圣诞歌曲在网络上被疯狂转发,最近发布的在街头吃小吃和抱怨曼谷环境污染的短视频,也向泰国的年轻人展现了她亲民的形象。

  选情清晰明了,政局扑朔迷离

  一位支持者在国家人民力量党票数领先后拥抱了国家人民力量党的党主席邬塔玛。

  (也称作 “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

  世界上也有其他一些军人主政的国家,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通过选举来确立新政府的合法性,无论选举本身是否受到操纵。斐济在2014年举行了选举,确立了领导人姆拜尼马拉马的合法地位。埃及也在2014年和2018年进行了选举,现任总统塞西成功获得连任。泰国自2014年政变以后持续五年未曾举办过选举,这次大选似乎标志着世界上最后一个军人政府的终结。

  3月24日,为泰党的支持者在曼谷街头。

  泰国公主参选闹剧的直接受害者是亲他信的政党。提名乌汶叻公主的泰护国党,在3月宪法法院的审判中遭到了解散。泰护国党为亲他信派政党,成立于2009年,多次变更党名,被视为亲他信派传统大党为泰党的分支,党内高层不少来自为泰党。泰护国党成立的目的,是协助为泰党等亲他信政党在新的投票中争取尽可能多的选票,“后备党”在大选前被迫解散对他信阵营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A Kingdom in Crisis: Thailand’s Struggle for Democracy)

  被媒体誉为“时尚圈女王”的乌汶叻公主,在泰国的年轻人中拥有相当高的人气。1951年出生于瑞士洛桑的泰国公主,先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1972年,乌汶叻与美国人Peter Jensen结合,申请放弃王室成员的身份,获准成为平民,这也是她自认为有参选资格的理由。2001年乌汶叻在离婚后携子女回到泰国,仍然被泰国官方视作公主,尽管没有受到严格的“冒犯君主法”的保护。回国后的乌汶叻公主, 低于转行进军娱乐业,在一系列泰国电影中饰演女主角,意外地获得不少好评。

  最后,军事接管也需要得到王室的支持。泰国的政变模式,要求国王授予政变合法性。在2006年,政变领导人在接受王室接见前,电视转播的场景放置着泰国国王和王后的照片。等到2014年,普密蓬国王的身体状况已经差到无法现身,于是政变的领导人在一张真人大小的国王照片前鞠躬,然后接受特赦。

  泰国公主为什么要竞选总理?

  如果“军人政府”被严格定义为军官通过政变成为政府首脑,并且不通过举行选举来提供统治的合法性,那么在这次大选前,泰国政府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军人政府。

  作者:李永博

一位支持者在国家人民力量党票数领先后拥抱了国家人民力量党的党主席邬塔玛。3月24日,为泰党的支持者在曼谷街头。乌汶叻公主乌汶叻公主泰国前总理他信泰国前总理他信2014年政变成功后,曼谷街头的泰国士兵。

  军人政府时代的终结?

  泰国王室在泰国国内拥有崇高的地位,上任国王拉玛九世是泰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泰国的大街小巷都挂着他的画像。另一方面,泰国宪法规定王室成员不得参与议会程序,这也是现代君主立宪制国家的通行惯例。这次乌汶叻公主竞选政府公职违背了现代国家“王室中立”的原则,而拉玛十世国王直接干预政治也非常罕见。

  一书的作者Andrew Marshall认为,泰国王室并没有在乌汶叻公主行动前给予明确的许可。“他信是一名赌徒,他以大胆的行动而著称。”Marshall同时认为,他信过于渴望和王室达成和解回归故土,这影响了他对局势的判断。泰国政治专栏作家Pravit Rojanaphruk则认为,外界的强烈抗议,尤其是那些捍卫“王室中立原则”的声音,让泰国王室在最后改变了主意。

  当地时间3月25日,流亡海外的泰国前总理他信在《纽约时报》上发文,谴责泰国军方操控了大选。2014年5月22日,泰国军方推翻了他信妹妹英拉领导的为泰党政府,时任陆军司令的巴育担任总理并执政至今。他信的指控有无根据呢?

  根据《卫报》报道,泰国一些选区出现了“非正常”的计票现象。呵叻选区的计票数超过了登记选民的人数。在泰国北部的清莱,作废的选票数量几乎是有效选票的两倍。此外,新西兰境内的1500份海外选票也没有来得及统计。“选举舞弊”之类的标签,也成为了推特等泰国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曼谷就是军事政变的世界中心。仅在最近80年里,泰国就经历了多达12次的军事政变。即使在冷战结束后,泰国在接下来的每个十年里都发生了一次成功的政变。不同于通常印象中血腥、暴力的军事政变,泰国以相当“温和”的方式完成了最近几次政变。当泰国军队于2014年5月22日夺取政权时,没有人为此流血。军队包围政府总部,接管电视台宣布政变时,甚至得到了泰国国王的支持。

  一个多月前,一场王室闹剧已经为这场越来越扑朔迷离的大选定下了基调。2月8日,泰国国王拉玛十世的姐姐乌汶叻公主,宣布将作为泰护国党的候选人竞选总理。王室成员竞选政府首脑,这则“破天荒”的消息不仅在泰国政坛引发轩然大波,也引起了国际舆论的热切关注。

  20世纪80年代后,世界各地的军事政变数量呈现明显下降。政治学家Jay Ulfelder指出,全球政变次数下降的趋势得益于冷战的结束。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两强角力,经常通过支持他国的军事政变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盟友。这种恶性竞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告终,国际社会普遍抵制第三方的军事接管,军事强权让位于国际规范。但是,泰国是一个反潮流的例外。

  其次,泰国政变后的军事政府形成了一种经典组合,政治学者Johannes Gerschewski称之为“合法化、合作和压制”的经典组合。支持军事的民间社会团体通常是属于社会精英的中产阶级,支持政变有助于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和社会结构。反对政变的团体则会受到暴力压制,对过去流血的记忆会让这些反对团体的抵抗力减弱。在1976年、1992年和2010年,反对军队或军政府的泰国人遭到了军队的枪击,总共造成数百人死亡。

  另一侧面的观察,揭示出这位“网红”公主与泰国政治更为深层的关系。据《卫报》消息,一位他信的密友透露,乌汶叻公主和他信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他们会定期交往,两者的友谊是真实的”。去年7月,他信公开称这位公主“在政治上无能为力”,但他表示,希望乌汶叻公主能够扮演一座“桥梁”,帮助他与泰国王室最终达成和解。乌汶叻公主这次参选,似乎得到了他信的“鼓励”。

  尽管泰国军方在13年前的政变中推翻了他信领导的政府,他信·西那瓦仍然是“红衫军”代表的底层泰国人民的精神领袖。底层人民没有忘记他信执政期间一系列的社会保障政策帮助泰国走出经济危机。亲他信的政党与王室的政治联盟让泰国军方感到惶恐,因为这似乎预示着他信正在为回国做出努力。

  从泰国公主参选到退出,短短72小时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引发了这样的反转?乌汶叻公主或他信是否误估了形势?还是泰国王室在许诺后又反悔?各方专家和观察者没有得出统一的结论。《危机中的王国:泰国的民主斗争》

  实际上,先前由泰国军方制定的选举规则就受到了外界的普遍质疑。根据2017年现任总理巴育推动通过的新宪法及相关法律,选民投票选出国会下议院的350名选区议员,另外150名不分区议员则根据各政党得票比例进行分配。随后,这500名议员再和250名上议院议员一道,联合选出政府总理。

  这250名上议院议员,完全由一个被称为“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的机构指派产生,而该委员会受到泰军方的控制。换言之,代表军方的国家人民力量党只要在下议院获得126个席位,就能确保现任总理巴育取得连任。就目前而言,现任总理巴育连任几乎成为定局,但反对党仍有机会达成250个席位的政治联盟,通过不信任投票将巴育赶下台。

  更为戏剧性的是,就在泰国公主宣布参选总理的当晚,泰国国王签署公告,认为他的姐姐竞选总理“不恰当”且违宪。2月11日,泰国选举委员会取消了乌汶叻公主的参选资格,并将其从泰国总理候选人名单中删除。随后,身处风口浪尖的乌汶叻公主在社交媒体上道歉后,本人也迅速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在这次大选中赢得了超出民调预期的支持。由于为泰党和国家人民力量党都要试图组建联合政府,新未来党在未来几个月内的幕后谈判中将会扮演重要角色,两党都会竭尽全力获得新未来党的支持。

  而成立于去年3月的“新未来党”

  在这次选举中,取得较少票数的另外两个政党遭遇了完全不同的处境。在泰国存在时间最长的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大败而归。在得知选情失利后,民主党党魁、前总理阿披实宣布辞去民主党主席职务。他说,选举初步结果显然不符合民主党的目标和支持者的期望,他将对这一结果负责。

  与此同时,掌权的国家人民力量党和支持他信的为泰党都对外宣称有权领导下届政府。按照泰国的选举法,由于没有任何政党取得半数以上的选票,排名居前的国家人民力量党和为泰党都需要联合其他党派,以联合组阁方式选出下一届政府。

  官方迟疑的表态,让这场政治竞争的未来走向开始变得微妙。泰国选举委员会拒绝公布官方的正式选票记录。该委员会表示,他们首先必须调查投票过程中出现的许多问题和投诉,官方结果预计将于5月9日公布。

  此次大选,共有约80个政党逾万人竞争国会的下议院席位。据统计,泰国全国有超过5100万合法的选民。截止到当地时间3月25日下午4时,泰国选举委员会已统计了92%选票,非官方结果显示,为泰党在大选中获得下议院500个议席的151席,国家人民力量党获得141席,新未来党获得83席,泰自豪党获得55席,民主党获得35席。

Powered by 福临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